随风去吧

你走了已经有近三个月了,似乎现在的我每干一件事,耳边总能想起你的叮嘱,我甚至还能想起那个寒冷的早晨,你特意早起,对着我唠唠叨叨,一定要我穿上那件衣服。
那天是我第一次梦到你,你哭了,是被我骂哭的,我骂你抛弃了我,以前是,现在依然,然后我就醒了。我能理解你的选择,没日没夜的失眠加上心里的挣扎,这种情况刺激着你,你觉得这些已经逃脱了你所能承担的一切,于是你选择了解脱。可是为什么是你来承担一切?你有没有想过,你的选择意味着什么?不但没有预想的结果,反而朝着剧情应该发生的剧情发生着。我已经成为了那个看戏的人,但同时又是戏中人,我也在演绎着自己的角色。自从你走后,我看到了太多的人性。是的,当你听到了这么多的评价、歇斯底里的谩骂、请问你作何感想?你的选择,无非得到了几句谩骂和几株香的回报。你自己看看,有多少的虚情假意,有多少的真情流露。怨过的,恨过的,都已毫无意义了。
有人说,我是你这一辈子的闪光点。为了这一句,我是不是要好好的活着?我倒是想问问你,你想让我怎么做?是恨他还是恨你,还是恨命运。也许我们真的是命里相克,当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很你相处的时候,你却选择了离开。你然道不理解这种相处融洽的不易吗?我想你一定也是深有体会的。我们总是在适应各自的生活方式,当出现分歧时,我总是选择沉默,我以为这样就能海阔天空,其实引起了更大的不满,你认为你和一个哑巴生活在一起,但是这句话却深深地伤害了我的自尊,我想,既然这是你希望的,那我就成为你希望的那样吧。在你的教育中,我们从来都没有所谓的交心,我想,你也不知道如何与我相处吧。遗失的那七年,你们要如何交代?如果说你们的事情是一本书,那一定是最最狗血的剧情!而且一定是有前传、还有藩外的家庭剧。起点从你们的相遇开始,然后是你们的婚姻,之后才是我的戏份,但是由于你们的戏太过复杂、多变,导致了我的戏份的不够出彩,甚至是跑龙套的角色。
你最大的失败是太过爱这个男人,爱他甚至于不在乎自己的生命,到最后抛下所以的一切,可悲的是还是为了他,至死也要将秘密带到棺材里。多么的可悲,我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,他将迎娶一位新欢,然而你呢?对不起,你已经被取代了,你让我情何以堪。按照剧情的发展,这个女的很可能还要给我添加一个弟弟或者一个妹妹,你自己说说看,这是多么讽刺的事,而你,什么都不是。你的一切都将成为别人的,包括这个男人。怨吗?恨吗?你没有资格,因为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,是你自己选择了放弃。
所以,从你的身上,我学到一点,绝对不要找一个你爱的人,而是要找一个爱你胜过你爱的男人,那样就不会和你一样了。当然,这纯粹是个人的愿望罢了,现在人的婚姻,太不可靠了。
20多年前,他的选择造就了你我如今的命运,一切的一切,就像是一部老电影,无论你接受与否,理解与否,这里的情节都真实存在过。你只有默默接受的份,你只能让它随风去吧。这句话,是对我自己说的。

刺青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有了这种念头——刺青。

在中国大部分人看来,纹身是不被认同的,似乎它总是出现在一些被人们称之为邪恶势力和人物身上。对此我只能表示无奈,试问:何为恶,何又为善。

在我看来,刺青和胎记有着相似的功能——标志性。不过刺青却更胜一筹,他可以是个人情感、个性、信仰等的表现。胎记是与生俱来的,他的存在是没有经过疼痛感而来的,而且多半是成块状,无规则性。感性一点说他是你的上一世留下的纪念,或者他还有被寻找的可能,因为那是你与他人的约定。纹身可以自行选择图形,然后经过漫长的炙热感后,他形成了。

很多人会跟你说,谨慎纹身,至于为什么,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了。我想我骨子里还是有股放荡不羁、固执的成分。喜欢跟大多数对着干,嗯,这叫做反社会意识化。

我们生活在社会这个围城里,我们的三观从小就被社会意识化了,我们做着人们认为对的事,废寝忘食、使出浑身解数去考取人们认为有前途的大学,然后报读了人们认为最具就业性的专业。哈哈,似乎从头到尾我们都是“被”接受,很恐怖,也很可悲,我们没有自己的想法,我们没有想过自己喜欢干什么,将来要过怎样的生活。可是我们还是这样的渡过了大学的时光。是的,大学他即将过完,是浑浑噩噩,是三点一线的生活,一个字“混”。他是胎记,因为他的存在不会让你有疼痛感,你感受不到他的存在。

我想社会就是那刺青,在他成形的过程中,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疼、痛、无力感、挫败感,总之,终身难忘,百感交集。最重要的是,他无法抹去。

 依稀记得小时候的自己对电视是多么的喜爱,我可以放弃玩耍的时间,甚至是睡眠时间去看电视,直到头晕目眩方才罢休。介于我是如此沉迷于电视,可想而知大人们的反应是如何了,所以就上演了躲猫猫的戏码。敌进我退,敌退我进;夜黑风高夜,偷看电视时,这种戏码经常上演,实在不行了我就跑到我外婆家去,那可是我的僻难所,我可以肆无忌惮地看电视,想怎么看就怎么看。可自从我舅舅有了孩子后,那个地方已经不属于我的了。

记忆最深的是当时三明电视台的《小神龙俱乐部》,一般在周末的中午时分播放,貌似是国外的节目,有卡通片,有科学常识,内容比较丰富。还有CCTV6的19:30的黄河动作90分,周六22:00点的佳片有约,CCTV3周五19:30的同一首歌。再说说一部电视剧《红蜘蛛》,反应社会犯罪的。相比较之后的《重案六组》,《红蜘蛛》算是先驱了,剧情构造简单,就是由一个个案件组成,而案件又由起因,经过,结果组成。后起之秀《重案六组》只是单纯地进化了调查案件的水平,注入科学的血液,更加高效、准确地破解案件。

然,君不见港剧警匪片之真实。相对于大陆的警匪片,港剧版更胜一筹,案件讲解的内容真实反映社会之态,这是制度在做怪吗?我想你永远不会从大陆的警匪片中看到同性恋、解剖人格分裂症、变性人等,因为广电局不让你通过。这些都是社会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却又被统治者忽视的社会性疾病。

是的,我将其称之为社会性疾病,在这个社会主义制度下,我们被和谐得很直接。如果你只看电视,那么恭喜你,你在被和谐洗脑阶段,你真的会认为自己活在新闻联播里。而港版警匪片所反应的是一个真实的社会,社会在发展中各个阶层的人在这个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的游戏里,挣扎、迷惘、欲望、金钱、地位、奋斗、死亡的多方面的整合。在这个过程中,就引申出了许许多多在压力的内华中必须面对的问题,也属正常问题。不曾想,我们一直在逃避,从未面对过。

就拿我高中时来说吧,由于学校属封闭式学校,所以学生都住在学校里,人多了就会出现问题,于是在高一时学校就有安排心理辅导课,虽然这个课程两周才上一次,但效果不是一点没有的。奇怪的是到了高三这个课程就没了,个人认为高三更应该有心理辅导课。压力,所有人都有压力,从学校领导,在到老师,最后是学生,压力一级级加剧,堆积。最后,饿哦想问一句,学生的压力如何释放?有谁为学生的压力分担过。校领导、老师每天都会对你说“抓紧时间学习。”复习,考试,排名,悲剧的生活。典型的又想马儿跑得好,有不给马儿吃得好。

那么大陆的主打电视剧是什么呢?抗日剧,其次是家庭剧。抗战剧,又称脑残剧,政治剧。政治片最明显的就是学校组织看的影片,请问有几次不是抗战片?小学的时候,就给我们放映那些黑白的抗战片,画面血腥、残酷。请问教育局,有没有想过这些画面会对小学生的心理造成什么影响吗?到了高中时就是《八月一日》、《南京,南京》。说到《南京,南京》,看过后更多的是深思,比敌人多了十几倍的中国人民群众,竟被几个日本兵给制服了!最后还演变成了南京大屠杀。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役,却败得如此轻易,如此离奇,如此让人悲愤。

抗战片包括描写战役,谍战等,此类剧中,在共产党领导下,死得永远是敌人,敌人的智商堪称低能,排兵布阵的能力更是弱到爆。虽拥有齐备的武器和先进的医疗技术,却也无法挽回不计其数死去的士兵,简直一魔幻片。再次问一问那些个编剧们,你们是在侮辱大众的智商还是在侮辱敌人的智商,你们难道都没有读过历史吗?

过度去渲染那段历史,对谁有益处吗?抛开历史,日本就没有一丝我们可取之处吗?他们的教育、他们的动漫、他们的管理制度都让我们深思。日本的动漫占GDP的百分之十几,再高曾超过百分之二十,这是个可怕的数据。从国产动漫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你就可以想象出其产业链是何其长,无论是玩具、服装、还是食品,动漫元素似乎无孔不入,所以GDP的20%可不是虚的。他们的管理制度体现在他们国家有3146家企业的寿命超过200年,为全球最多。好的制度会让一个企业屹立不倒,历经风雨依然存在。就像高中的政治老师所说,“你不要看日本的首相天天换,可是他们的国家还是运行得非常好,这是由于他们拥有一个好的制度”。转眼看看中国现存的老店,超过150年的仅5家,包括最古老的企业建立于1538年(明朝)的六必居,163年的剪刀老字号张小泉,在加上陈李济,广州同仁堂药业及王老吉。中国有句老话叫“富不过三代”难道是它的魔咒吗?

常以泱泱大国自称的我们,想过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吗?说到泱泱大国这四个字,我突然想到去年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,似乎终于扬眉吐气了一番。在高中学历史时,我就在想,为什么印度、日本那么个小国都早已有人获得了这个奖项,中国人那么多,怎么就没人得过呢?再看看印度,早在1913年,泰戈尔就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,也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。而日本的川端康成也早在1968年获得此奖项。

以上纯属个人见解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